世界那么大,我却与克罗地亚这个国家有着不解之缘。2014、15、16年,连续三年,三次来到这里,算是熟人儿了。

那时候,克罗地亚还不是什么文艺网红打卡地呢,网络上也没有太多相关信息,我想提前做点功课都没机会。

遗憾之余又想,反正就是来参加音乐赛事活动的,只要在音乐上有收获就不枉此行。至于这里好不好玩,能不能给我们留下什么回忆,我并没有在这些方面有什么期望值的。

我带着女儿在首都萨格勒布下了飞机,找不到任何公共交通。不知道该怎么办,孩子还饿了。幸好,机场很小,出了小小的航站楼,就是街道。

我们就在马路对面吃了在克罗地亚的第一餐,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欧洲美食或者什么特色餐馆,而是全世界都一个味儿的“开(二声)封(二声)菜”。

我一看,能坐上公共交通的概率太小了,趁着机场柜台没下班,他们下班也实在太早。 临时决定,租车吧,虽然花费贵些,但是方便多了。

那次去的时间是10月中下旬,不是旅游旺季,一溜租车柜台,就我一个客人。顺利租了一辆经济型小车,就装我们俩,一个箱子,一把儿童琴,绰绰有余。

直奔定好的民宿,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孩子自觉做了作业练好琴,我们就出去了,吃点东西,顺便去公园溜溜。

还遇到一位残障人士,她在出售她的手工制品。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把持不住。虽然家里各种小玩意儿多得可以开店,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又买了两个。

没想到她比我还实在,已经有那么多成品可供挑选了,可她还坚持要现场为我们customize做两个。她问了我女儿的名字,然后,女儿又告诉她弟弟的名字。

克罗地亚像其他欧洲国家一样,为人口数量发愁。虽然它算不上发达国家,但政府也是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鼓励人民生孩子。给补助,给带薪假期,包括孩子父亲。

克罗地亚也不算是富有的发达国家,可他们慢节奏的生活,和中关村的“剧场”效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