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往克罗地亚搭乘的是传说中曾连续六年被Skytrax评为最受旅客欢迎的欧洲最佳航空公司土耳其航空。

一进机舱迎面而来的是一张标准但不失温暖的笑脸。机舱宽敞舒适,衣服鞋子有专门放置的地方。

固定的软垫搁脚凳,方便储存随身物品的口袋,可调节成平卧床的座椅,特别设计的枕头、睡垫、被子和护腰枕。

联手世界著名品牌Christian Lacroix设计的豪华美容套装。一应俱全。

作为一个美食爱好者,自然对机上餐食格外关注。菜单上土耳其特色美食和其他西餐,最让我惊喜的是竟然有辣椒面和孜然粉!

降落萨格勒布的时候,就和我们的导游Zlata Merlin女士碰了面,如果说一只熊猫横跨半个欧亚大陆抵达萨格勒布是一座桥梁的话,这位导游就成了最好的中继点。

头顶竹筐的Kumica Barica 雕像身后是一如既往繁忙的多拉克市场,各种货物琳琅满目,是带着生活气息的悠然自得。

走过圣马可教堂、斯特罗斯马耶长廊,又去观赏了世界上最短的索道缆车,处处都是新奇。

失恋博物馆里陈列着千奇百怪的分手信物,最离谱的是分手时一人砍走了一半的家具。

看完了为数众多分离的故事,却突然觉得失恋也不是什么坏事,每一次告别都是重生的开始。

奔赴斯米连最大的动力,是这曾经出现了一位改变世界的人——尼古拉斯 · 特斯拉。

他是科学家、发明家、机械工程师、电气工程师,他所主持设计的现代交流电系统,让电力真正为人所用变得可能。

以他命名的电动车特斯拉,则是埃隆 · 马斯克对这位伟人致以的最崇高的敬意。

与那些声名赫赫的创造比起来,斯米连的特斯拉纪念中心更像是一段传奇的起点,这个响亮的名字,闪耀的生命在这里,蓦地鲜活生动了起来。

地处亚德里亚海海岸扎达尔是孤独星球2019最佳旅行城市的第九名,置身此地才明白这座港口市为何能够获此殊荣。

这座古老城市的文明史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诞生于这里的种群利布尔尼亚人长于航海经商,也因海盗行径而恶名远扬。

而后的历史则中年动荡不安,罗马帝国、土耳其奥斯曼,伟大的拿破仑都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的姓名。

一路行至斯克拉丁斯基布克瀑布,植物的清香气味被溅起的水雾打散,融化在每一次呼吸吐纳里,好像一次难得的心灵净化。

顺水而下返回斯克拉丁,当天便赶到了希贝尼克。位于克罗地亚东南部的历史名城当真配得上一步一景。

这座由斯拉夫人建立的城市,在克雷希米尔四世时期曾是克罗地亚王国的首都,古城当中堆叠着岁月的痕迹,在百年之后每个角落都藏着故事。

融合了哥特式风格和文艺复兴风格的圣雅各布大教堂花费尽百年建成,又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了战争中受到损毁。

行程紧凑,连我们的黑白旅行家阿胖达也要迈开了小短腿赶路,前一天晚上到特罗吉尔的时间已经很晚,游览城市的形成几乎都安排在了第二天上午。

岛屿城市上走过的每一步都仿佛在时空长廊里穿梭,希腊式的架构、罗马式的教堂、文艺复兴风格和巴洛克式的建筑交错林立,每一点小小的发现都是惊喜。

中午之前到达索林,古索罗那废墟是必去之地,曾经的中世纪防御工事已经变成了考古价值极高的遗迹。

特罗吉尔和索林城市规模都很小,斯普利特却是克罗地亚的第二大城市,也是达尔马提亚地区最大的海港、疗养和旅游胜地。

和克罗地亚的很多城市一样,这里呈现出了一种交错的历史氛围,红房顶和蓝色海岸,所有的一切都以最轻松愉快的方式被诚实展露,好像一首传唱百年的童谣,每个人都能读出自己的希望,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哀伤。

作为中国人,到达斯通的时候必然感觉到一种别样的熟悉,连续的石墙将城镇环绕其中,有很多人把这里叫做欧洲的中国长城。

古老的城墙斑驳剥落、还有植物倔强地从砖缝中钻出,好像沉睡的纷争年代以另一种更贴近自然的方式展露了生命的意义。

城中的水管、下水道都建于1581年,仍旧功能良好,也算得上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了。

离开斯通到达杜布罗夫尼克,《权力的游戏》中的君临城,现实中便是亚得里亚海岸著名的古城杜布罗夫尼克。

建于7世纪的海边古城,至今依然保持着完整的中世纪风貌。我们又一次登上了城墙,这座城市还有一个为人所熟知的名字——拉古萨。

随意在城中寻找一处制高点,就能看到朝着海岸线延伸的橙色屋顶、和灰蓝色的海岸线相交。

冷色和暖色之间,时光走过街巷,生命力顺着攀援的植物生长,这里诞生了艺术、文化、诗歌、绘画,和许许多多值得歌颂的宝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