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6日凌晨,世界杯决赛,“格子军团”克罗地亚队2:4不敌法国队,遗憾未能夺冠。

淘汰赛三场加时,他们先输后赢,场场逆转。这支顽强的球队,他们有强大的心脏,不屈的斗志,澎湃的战魂!面对几乎不可逆转的局面,他们依然战斗到最后一刻!

对于克罗地亚,很多朋友不太了解,即便略知一二,也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一个人口才400多万的国家,在独立不到30年的时间内,如何培养出这么多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为何能获得世界杯的亚军? 实际上,克罗地亚不光足球强,篮球、网球、水球、手球都很强,体育是克罗地亚的一张“名片”。

关于南斯拉夫足球的传奇,球迷圈口口相传:他们有着欧洲人的身体和巴西人的技术,打法既华丽又实用,被誉为“欧洲巴西队”。

南斯拉夫足球队在二战后的第一届世界杯中排名第五,1962年世界杯打进四强,是世界杯的常客。

1990年世界杯的南斯拉夫队,巨星云集,名将如云。绰号“东半球马拉多纳”的斯托伊科维奇统领中场,“三个火枪手”萨维切维奇、潘采夫、普罗辛内斯基,被一度拿来和德国三驾马车、荷兰三剑客相提并论,加之苏西奇、武约维奇等五大联赛招牌球员助阵,这批球员被誉为南斯拉夫“黄金一代”。遗憾的是,南斯拉夫在进入四强的比赛中点球惜败阿根廷。

但世人认为,那年的斯托伊科维奇年方25岁,潘采夫24岁,萨维切维奇23岁,苏克22岁,博班22岁,普罗辛内斯基21岁,博克西奇20岁……这样一支球队,4年后,会是何等可怕!

但是,战火毁了南斯拉夫的世界杯梦。1991年苏联解体,巴尔干半岛形势风云变幻,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先后独立,南斯拉夫进入内战。

“黄金一代”也因此分裂,苏克、博班、普罗辛内斯基、贾尔尼等克族球员成为克罗地亚国脚。

1998年,战火结束只有3年的克罗地亚第一次站在世界杯的舞台上。红白相间的“格子军团”一战惊天下。在苏克和博班的带领下,克罗地亚这匹大黑马勇夺法国世界杯的季军。

如果说克罗地亚 1998 年世界杯的季军,是南斯拉夫足球余荫庇护的话,那么以莫德里奇、拉基蒂奇和曼朱基奇为代表的这一批球员为代表的“新黄金一代”,可以说是克罗地亚建国之后,足球青训的第一批果实。

尽管过去几届世界杯的成绩不尽如人意,但以克罗地亚球员的纸面实力,一直就是强队的底色。所以,这次世界杯克罗地亚队的表现,绝对在情理之中。

俄罗斯世界杯半决赛,克罗地亚战胜英格兰,中锋曼朱基奇打入制胜球与队友庆祝(图自视觉中国)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克罗地亚是美国“梦一队”的最强对手,头号球星“篮坛莫扎特”彼得洛维奇甚至夺走了乔丹的风头。托尼·库科奇,公牛王朝的缔造者之一,迈克尔·乔丹身边的重要帮手,曾获NBA最佳第六人。

网球也是克罗地亚的强项。90年代号称“发球机器”的伊万尼塞维奇曾拿下温网冠军,还有战胜过阿加西的柳比西奇、抗衡过费天王的西里奇,人才辈出;另外,克罗地亚手球和水球队也多次夺得世界冠军。

克罗地亚驻华大使奈博伊沙·科哈罗维奇前不久向中国媒体撰文,详细解释了克罗地亚在体育上为何如此成功。

科哈罗维奇大使认为,克罗地亚体育文化归根到底是源于克罗地亚的社会传统和文化习惯。

他介绍,克罗地亚传统中,很难想象年轻人会不参与某项体育运动。对男孩来说,尤其如此。这种思维模式是怎么来的呢?可能是源于中世纪的传统竞技史,也可能是源于克罗地亚长期被迫守卫疆土,而发展出的强健体魄的文化。

科哈罗维奇大使详细解释了克罗地亚足球风格的特点,他说,“克罗地亚人更擅长需要临场发挥的运动,比如像足球、篮球、手球、水球和网球等球类运动,我们喜欢临场发挥、享受比赛、打败对手,与此同时也给观众和自己带来愉悦的体验。这种乐趣是深深植根于南欧文明和地中海文化之中的。我们从不把体育运动看作是一种成就、一种责任。”

科哈罗维奇大使介绍,在当代克罗地亚社会,能成功培养足球运动员,有两大根本原因。

第一,可能中国社会普遍认为在足球或其他运动上花时间不利于实现其他教育目标,但我们不这样想。我们认为运动和教育的其他领域是互补的,共同促进年轻人的发展。克罗地亚所有家长都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衡好一天的学习和体育锻炼。一个太沉迷于书本的孩子可能会被他的同龄人嘲笑,而每一个有责任心的家长都会希望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运动是培养年轻人的重要环节,家庭、学校和体育院校都提倡多运动。

第二,运动和足球是重要的社交话题。这些话题主导了媒体报道,具有重大社会意义。在克罗地亚,人们常说有三种话题在男人们的聊天中被视作礼貌得体的:政治,女人,当然还有足球。有一个老笑话说,人世间只有三件要紧事:疾病、战争、足球。与中国相比,克罗地亚对体育运动的关注程度更高,这从教育和社会关注度上就可以体现出来。足球给克罗地亚带来了30年前独立时不曾想象过的东西。足球已经成为了我们最鲜明的国家特色之一,红白格子球衣成了我们国家的重要标识。他们的影响力之大,让足球成为旅游业之外的又一大国家品牌。

本届世界杯,三场淘汰赛,克罗地亚都曾面临0-1落后的局面,但是他们实现了逆转!

如此的血性和意志,奏响《克罗地亚狂想曲》的钢琴家马克西姆有过这样的解释:“我们的家乡里到处都是枪弹,但是你不能因此而停滞不前——你必须继续战斗下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