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国的近现代历史中,外籍军事顾问团作为一支特殊的军事力量,为我国的工业、军事现代化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知道较多的是建国初期苏联的军事顾问,其实在此之前,我国还存在过一支德国军事顾问团。

早在北伐战争期间,在广州的民国政府就曾寻求聘请德国军事顾问,此举得到了一直想在中国扩大势力影响的德国政府的积极响应。1927年12月,由德国总参谋部军官、炮兵专家鲍尔率领的德国考察团抵达上海,开启了为期四个月的“私人访问”。

1928年4月,德国考察团返回德国,由陈仪率领的中国考察团随其访问德国,寻求同德国开展军事等领域的合作,并正式向德国政府提出了聘请军事顾问的要求。

在经过半年多的协商后,中德于11月签署协议,德国政府正式派遣驻华军事顾问团,由鲍尔出任德国军事顾问团总顾问。首批军事顾问团总计25人,由10名军事教官、6名军械与物资补给专家、4名民政

的待遇。作为顾问团总顾问的鲍尔,中方除了为其提供全方位的免费生活服务外,还给予了其每月1400元的高薪待遇。另外为了方便德国顾问开展工作,南京方面招聘了50名德文翻译,以供顾问团使用。

但是鲍尔来华不久后即患重病,1929年4月在中国病逝,此时距他来华还不到半年。鲍尔去世前,推荐顾问团里的克里拜尔暂行总顾问之职,克里拜尔的水平也很出色,将各方面工作打理得都很好。

但由于克里拜尔的军衔只有中校,这对中德双方对等交流上很不友好,谁也不能忍受一个德国中校对着中国将军们发号施令,这关系国家尊严。于是,在南京的要求下,德国于1930年5月,派遣弗莱尔中将接任总顾问一职。

弗莱尔中将也是一位实干家,他在华的四年时间,先后协助南京方面建立了步兵、炮兵、工兵、

、通信兵的专业学校。在弗莱尔的指导下,南京方面新型炮兵、航空兵、骑兵部队已经初见雏形。

但弗莱尔却和老蒋合不来,他看不惯老蒋的行为作风,时常背地里批评他,在明面上也是处处作对,这让二人相处

很不愉快。但因为弗莱尔出色的能力,老蒋也一直隐忍,没有换掉这个“讨厌”的总顾问。

直到1933年4月,德国国防军前总司令塞克特在访华期间,给南京写了一份从南京陆军训练、军官素质培养、武器装备问题以及军费控制、军政组织等多方面提出建设性意见的《陆军改革建议书》。

老蒋看到这份建议书后,对其中建议十分推崇,对塞克特其人也好感颇深。于是他便向德国方面提出请求塞克特出任德国驻华军事顾问团总顾问的要求,在老蒋的再三邀请之下,塞克特于1934年4月来华担任驻华军事总顾问。

塞克特作为历任总顾问中军衔最高的,他的待遇也远超以往。南京方面给出了2000元的月薪,并且拥有总顾问办公厅,配有专车、专机、护卫和仪仗队,还送给了他位于庐山和北戴河的两处别墅。老蒋还赋予了塞克特极高的权力,塞克特可以代表他同南京方面的各个机关首脑谈话。

塞克特也没有辜负中德两国的期望,虽然仅在中国不到一年,但其为中国设计了长江中下游地区防御计划,以及更为关键的江南国防工事图。这条位于上海和南京之间的国防工事,被誉为“中国的兴登堡防线”,在日后的抗战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在塞克特的建议下,南京对已有兵工厂进行了调整,对部分老厂进行停办、改造、合并,还创办了兵工科研机构。这一行动效果显著,汉阳兵工厂造出了我国历史上著名的“中正式”步枪;金陵兵工厂则能够仿制马克沁重机枪,结束了我国不能造机枪的历史。

在塞克特的牵线搭桥下,中国还从德国购买了大量的军事装备和造炮为主的新兵工厂机械设备,该厂于1938年5月建成投产,可生产诸多型号的火炮和炮弹。日寇逼近湖南后,该厂西迁重庆组成兵工署第十兵工厂,为抗战做出了巨大贡献。

1935年3月6日,塞克特因为健康问题返回德国,总顾问一职由其推荐的法肯豪森担任。此时日本对华侵略的态势已经十分严峻,法肯豪森一就任,就向南京提交了一份《关于应付时局对策之建议书》,对日后可能爆发的日本侵华战争的走向做了大致判断。

法肯豪森在建议书中指出:“(战争爆发后)东部有两件事至关重要:一个是封锁长江,另一个则是警卫首都,两者有密切之联带关系。次之为武汉、南昌,可做支撑点……终之为四川,为最后防地。”

这本建议书中的大部分战略建议,都被南京方面采纳,并在日后的抗日战争中加以实战应用。

1936年2月26日,日本发生“二二六事件”,侵华脚步加速。法肯豪森根据前几任总顾问的建议和自己的判断,迅速用到货的德国武器,装备并训练了8万人,不仅有成建制的德械师,还有若干炮团和装甲团。

11月底,为了反击日军在华北地区的频繁挑衅和大规模演习,南京方面在宁沪之间与日本针锋相对地举行大型军事演习,法肯豪森率领德国军事顾问团全程参与了演习。

抗日战争爆发之初,法肯豪森便被派至保定参与指挥,制定对日作战方案。平津失守后,法肯豪森返回南京,此时的德国政府严令其保持中立,但同情被侵略中国人民的法肯豪森,拒绝执行保持中立规劝南京政府放弃武力抵抗的命令。

8月13日,87、88两个德械师开赴淞沪前线,法肯豪森不顾德国政府禁令,让副手达克代理总顾问,自己则赶赴上海前线协助指挥。在法肯豪森的坚持下,整个淞沪会战期间,约有70余人的德国军事顾问在各级部队参与指挥。

1938年4月,法肯豪森在第五战区协助指挥工作,其主张的诱敌深入再以聚歼的建议被采纳。最终,在中国部队的英勇战斗之下,我军在台儿庄成功围歼孤军深入的日寇一万余人,取得了振奋全国的台儿庄大捷。很少有人知道,台儿庄的胜利,还有德国人的一份功劳。

可在此时,德国却与日本结盟,并开始撤回驻华军事顾问团。法肯豪森最初面对撤离命令时,他拒不执行,甚至想要放弃德国公民的身份,坚持要帮助中国人民进行这场伟大的卫国战争。但德国政府以将其家人按叛国罪论处为要挟,最终迫使法肯豪森妥协。

7月5日,法肯豪森再三向老蒋保证不会向日本透露中国的防御计划,并会在回国后力劝德国政府改变立场之后,率领最后一批德国军事顾问归国,此时距离首批德国军事顾问来华刚好十年。

法肯豪森返回德国后,返回现役担任步兵将领,随后被任命为比利时军事总督,并在任职期间利用权力拯救了大量的犹太人。1944年,法肯豪森与另外两名德国高层密谋刺杀希特勒,但不幸计划失败,被希特勒关进了集中营。

德国战败后,法肯豪森因为曾担任纳粹高官而被捕入狱,但后来因为其保护犹太人和反纳粹等行为,被无罪释放。后来法肯豪森曾出任中德文化经济协会名誉会长,于1966年逝世,享年88岁。

如果您觉得文章不错,想让更多人了解这些历史知识和故事,请把它推荐给更多人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